导航切换

联系电话:
4008-888-888

二维码

关于中朝边境枪击案有多种版本

浏览: 日期:2018-07-18

  国际先驱导报齐锐报道,6月4日凌晨,丹东居民因涉嫌越界从事边贸活动,遭到朝鲜边防部队枪击,造成3人死亡1人受伤。

  朝鲜边防军人射杀中国边民十分罕见,而中国外交部事后严正抗议,更是非同一般。当前的中朝关系,一面在不断强化传统友谊,但同时,外界也能感觉到一丝异样。韩日观察人士甚至宣称,中朝关系在发生微妙的变化。

  那么,枪击事件究竟是偶发,还是背后另有蹊跷?丹东知情人士各执一词,难有定论。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,那就是此次枪击事件不大会影响到中朝国家层面的关系。

  不过,枪击事件的负面效应,已经开始蔓延。在事发地丹东,中国边民对此深感不解,并且对一江之隔的对岸,除了依旧感到神秘外,又多了一分恐惧。在丹东滨江的景观大道上,并没有因三天的端午节长假而游人明显增多。甚至,连往常在江边游泳的丹东居民,心里对安全也多了一分担忧。

  齐锐的报道说,一位丹东知情人士告诉记者,事发当晚,这条贸易船就悄悄地驶到朝鲜新义州附近,丹东以南20公里的江面上,在夜幕掩护下,这条船直到深夜才驶向对岸。当船上中国居民用朝鲜语跟对方接头,打开手电筒确认对方身份时,才发现对方是朝鲜边防军,对方在没有上前盘查、确认身份的情况下,开枪射击。船上中国居民紧急驾船回逃,但有四人中枪(船上人数不详),两人因伤重身亡,一人中枪后落入水中,一人被击伤。

  至于死者的身份,以及事发时的具体情况,丹东以及朝方边防部门并没有透露详情。朝鲜方面的解释是枪击是偶发事件,误将中国边民当成了韩国间谍。但是在丹东一家旅行社的导游金山看来,这并没有说服力,“中朝是兄弟国家,开枪射击越境的中国边民还是头一遭。”

  金山告诉记者,这三名死者是这个行业的“老把式”了,活动多年,很少失手,“估计是被朝鲜的合作伙伴出卖了。如果朝鲜边防人员没有得到准确信息,在漫长的鸭绿江上、漆黑的夜里,抓到走私者并非易事。”

  丹东当地也有传言说,死者包括两名拿朝鲜护照、长期在中国居住的朝鲜人,他们主要从事跨境贩卖黄铜的生意。由于朝鲜货币改革成效不大,边境走私活动变得日益猖獗。其中,废铁废铜是主要的走私物资。

  因此,坊间说,这几位中国边民正是撞到了朝鲜打击边境活动的枪口上了,“挺倒霉的”。

  韩联社5月23日的报道证实,朝鲜人民保安署确实正在开展一场严厉的打击走私废旧金属行动,甚至发生了军人被捕事件。

  据称,3月16日,在连接两江道和惠山市的公路上,数名朝鲜边防人员在向中国搬运6吨废铁时,被惠山市人民保安署拘捕。

  据说,朝方在解释枪击事件时,曾说中国边民讲朝鲜语,身着迷彩服,朝方因此误认为是韩国间谍,所以才在未确认身份的情况下开枪。不过,丹东当地知情人士透露,遭枪击的中国边民并未穿迷彩服。“天安舰事件后的边境紧张说”,更是受到丹东当地人的质疑。在他们看来,发生在朝韩西海的天安舰事件,跟以前发生过的大风大浪比起来,实在是不值得一提。

  据说,中国政府近来在中朝边境地区严厉打击走私活动,引起从中渔利的朝鲜边防人员不满。2009年7月,丹东海关查获了68箱、总重为70公斤拟运往朝鲜的稀有金属钒。钒可用于制造导弹外壳、加速器、引擎,属中国明令禁止出口的战略资源。此外,今年3月2日,朝鲜新义州贸易局官员林某因涉嫌走私毒品,被丹东公安部门拘捕。

  文章说,出租车司机马友峰,在丹东市里拉活儿,这天下午,他家媳妇说,亲戚家有个“孩子”伤了,得去看看。

  受伤的“孩子”其实已经成人,跟在孙老二手下干活,跑船做买卖。孙老二是丹东人,家里养了很多船,很多伙计,长年做边贸生意。

  在丹东市区,很多人甚至不知道身边发生的那起枪击案,不是不关心,而是觉得没有必要。

  不过,6月4日晚上,与“孩子”亲密接触的那颗子弹,以及另外几颗,引起的关注度,要比以往任何一次江面上的事故来得强烈。中央电视台都报道了。外交部发言人秦刚也表示中国政府高度重视,同朝方进行严正交涉。

  所以,“孩子”拖着受伤的腿,很快隐没于鸭绿江边的一个小村庄里,这让外来探访的各路记者感到无奈。

  事情发生在浪头,这是个小村镇,距离丹东市区20公里,沿着鸭绿江边的公路,开车一路往南,江水即将入海的那个湾子就是。

  6月4日那天,浪头的夜从江面上升起来之后,“孩子”坐的小船离开岸边,向对岸驶去。

  船上还有多人,都是给孙老二干活的,据说其中一个是延吉朝鲜族人,在船上做翻译。

  类似的小额易货贸易,是官方允许的,在鸭绿江下游的浪头、一撮毛、黄金坪等二级口。

相关文章